晚霞报

沙漠上没有遗憾

□ 张家禄 文/图



上世纪80年代末期,我到内蒙参加全国省会市台广播协作会,曾路过鄂尔多斯的银肯响沙湾。“银肯”是蒙古语,汉意为“永远”之意。银肯沙漠颇有气势,远远望去它像一条巨龙卧在黄河岸边,金灿灿的沙漠在阳光照耀下闪烁着耀眼的光芒。主人热情介绍,别看大漠沉默,当你一踏上沙面,下面可就热闹了,那神奇的嗡嗡之声,轻则像鼓击、吹号,重则如飞机轰鸣,大地怒吼……它给你一种高涨的情趣和无尽的想象。

关于响沙,这里有种种神奇的传说。据说很久以前,这里有座宏伟壮丽的寺庙,一天夜里狂风骤起,沙石横飞,顷刻间将寺庙埋没在沙漠中,而喇嘛们却敬业地在沙底诵经、击鼓、吹号……主人说得闹热,司机忙于赶路,却根本没有要在此处停车的意思。从车上望去,晴空下的响沙湾人真还不少。我等无缘去踏沙听响,领略大自然的神奇之功,确实太遗憾了。

2020年8月下旬,我与同学们的西北之行,总算了却了我三十多年前的心愿。那天从驻地出发时天气尚好,车行不久却下起雨来。这时我心里急了,下雨天咋能去玩沙漠?未必又要重演当年的遗憾?

好在老天眷顾,11点过雨慢慢小了,当我们来到响沙湾时,太阳出来了。太好了!匆匆吃完午饭,我们乘索道从正门进入响沙湾。只见景区内沙丘座座,沙路漫漫,天高漠阔,阳光耀眼……好一个陌生的空间。人们好奇地奔跑、呐喊、拍照……似乎要把这新鲜的一切装进相机或手机里。置身其间,我也忘了去专注“听沙”,而是卷入了踏沙、追沙、滑沙的游客人群之中。在响沙湾的立体大字前照了集体相后,同行的小鲍为我们几个老同学拍了个转圈祝福的小视频,搞笑好玩,大伙笑得格外开心。在沙漠里走一走,坐一坐,滚一滚,我算是了却了多年的夙愿。我们排着队,拉着手,唱着歌,在沙丘里一路前行。突然,有人叫了起来:“谁倒下了,快来搀、快来扶……”当时我正走在前头,回到后面一看,原来是我的老伴。我着急地问:“怎么了?怎么了?”这时她才慢慢地正色答道:“没事,没事。刚刚我是在即兴表演。干啥子都不会一帆风顺,沙漠上行走是得付出点代价讪!”听她一说,大家都笑了起来。我说,我们几个“活宝”,竟在沙漠上演起了活报剧,安逸!给这个活报剧取个名就叫《坚持就是胜利》。

沙漠上没有遗憾。回到成都,我还写了首小诗,《诗意沙漠》:

“黄沙漫漫/银光闪闪/这里流淌故事清泉/这里有着诗意梦幻//沙丘粒海/一望无涯/烈日晃眼难知脚下深浅/什么叫途程艰险/沙海中自有真切体验//千里之行/始于脚下/脚步丈量,不留遗憾/行走中有了哲学意味/沙漠中历练是难忘的一天//把宝贵的记忆留在沙丘/难忘的瞬间定格心田/响沙湾、腾格里奇妙壮观/蜀中客与你今生有缘。”


来源:晚霞报2020年9月25日 星期五 总第5429期 编辑:何一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