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霞报

脚痛求医与品尝美食
一一我的成都周记

□ 徐建成


周日(9月20日)下午参加四川省诗歌学会举办的“锦水映月”中秋诗会,又与师友诗友相聚,甚悦。

去时有微雨,归时无雨。步行加乘车再加步行,往返均如此。年逾古稀,脚力尚可,且无小恙,略窃喜。周日写一稿:《参加诗会与“星星”合影,忆我披星戴月的旅途》,当日晚前配图发于“今日头条”。

入睡后感左腿不适,似有隐痛。周二晨醒,左脚甚痛,后跟已不能沾地。好不容易才能扶着楼梯下楼吃饭。晚间脚痛加剧,无法上楼梯。上卫生间,洗漱行动十分困难。

周三只得求医。妻开车送我到市骨科医院治疗。医生疑是痛风。医生开了药,外敷。要我次日抽饿血查尿酸。己是无法正常行走。好在有一支拐杖支撑着我,艰难地挪动着上车、下车。

周三晚间,儿子与儿媳和孙儿回家来看望我,看到孙儿他们一家很是高兴。儿又驱车到我岳父母家拿到打气的配件,为轮椅打上气。轮椅本是岳父母送来的关切。征得我同意,儿子立即又下单网购,说医用双拐明天快递就会送到。

晚间,老朋友、名老中医蔡兄来电话,说已安排好国庆大假同游的路线。我告知蔡兄:脚突患疾,不知这几天能否治好?蔡兄则很有把握地说:“你到我这里来放血治疗,肯定会松很多的……”

周四,已装备了帮助我行路的三大件:单拐、轮椅和双拐。我能驾着轮椅自由地在医院通道里穿行,去敷药、去上卫生间……妻身体本有小恙,又不愿让儿子请假送我到医院,她一人折叠和抬轮椅上车下车,把手也弄肿了。

查血结果显示:我果然尿酸偏高。周五,敷的药和吃的药有了点效果,脚疼痛稍减,上下用双拐行走也觉轻松了些。回家,自己也能勉强拄着单拐上楼换衣服了,有小进步!

周六,儿子开车送我到蔡兄的医院抽血,从腿部抽了300CC,抽出的废血中有三个血栓。按蔡兄的整体治疗及微循环理论,用放血疗法抽出的血栓即是被阻止了的脑梗、心梗之夺命元凶。放血疗法既毕,腿脚果然轻松了许多。

治疗毕已是午时,我对儿子说,那就开车回小区附近随便找个地方吃饭吧。儿子说,我晓得。说罢,就在手机上搜寻。然后,车行约10分钟,便来到了一处我未光顾过的美食店。儿子对于吃饭的观念是:如时间紧,也可随便就吃一碗牛肉面;但今天有时间,又难得与父母共进午餐,就该寻一处美食,好好品味生活品味人生。

此处名叫“鸡毛店”,是一家五星网红美食店,食客蜂拥,生意兴隆,需在店外落座休息排队排号等候就餐。不多一会,也就登堂入店,儿子在点菜,我就随拍了几张店内的照片,借助双拐行走已不算困难了,窃喜!

菜上齐了,色香味均佳,资格川菜,麻辣香酥烫;锅边馍状如一尾尾游鱼,味道恰似我儿时最爱吃的米馍馍……老还小,老了又能从锅边馍的滋味中回到故乡,回归童年,真好!

这一周,我有诗和远方,有病痛和艰难,有轮椅和双拐,有医生和医生朋友,更有妻子和儿子,还有争取下周闲置轮椅告别双拐,能够走向诗和远方风景的期冀……


来源:晚霞报2020年10月13日 星期二 总第5433期 编辑:何一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