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霞报

闯进别人的同学会

□ 邵永义


前年回江西参加德兴中学高中40周年同学会,许多记忆中年少的笑脸和青春的身影,一晃都成了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同学们有的仍忙于公务,有的回到了故乡。

欢笑与眼泪都在专门制作的《老同学》的歌谣中沉淀、净化。为了去丰城看望我教书第一站的学生和40年没见的长辈,我匆匆告别同学后,赶往丰城,去见我教师生涯的第一批学生。

仍然是酒与回忆交织的晚餐,华灯璀璨的丰城秀美而大气,学生们把我送到提前预订的丰城酒店。走进主楼,电子显示屏上红色的流动标语让我不禁大笑:“热烈欢迎董家中学40周年高中同学会的同学们!”果真是个怀旧的年龄了,这批1978年毕业的高中生啊!

第二天早上起床,进饭店用餐,我立即被一群群身着红色运动装的董家中学的老同学们淹没了:鲜红的运动装上,背后赫然印着“40周年再相聚”字样,胸口上有“董家中学”的标识,醒目而喜气。我那天特意穿上刚洗了一水的同学会纪念衫:红色、短袖,胸前有“40年再回首”图案和德兴中学四个字,几乎和董家中学一样了,看来,都是不服老的“老来红”。

我打了饭,一个人找一张桌子慢慢享受这让人充满回忆的早餐,听到有个人大声地问:“班长,你不是说只发一套长袖运动服吗?”“是呀!”一个老成的男声回答道,仍旧喝着稀饭。“那——这个同学怎么有短袖的纪念衫?”那人放低了声音,我感觉他的好奇心,与我有关,就礼貌地转过身去,给他们看了下我红色短袖胸前的标识。

“喔!”那位同学惊叫了一声,埋头吃饭了。我对那个班长说:“我1983年到过你们董家中学,很美的一个乡镇,就是用水有困难!”几个老董家人都笑了起来,问我哪年去的,我那时在丰城矿务局第三中学工作,按照丰城县教育局的安排,初升高考试去交叉监考。“你们那时是煤炭部的大企业啊!”他们说。

早饭后,这群董家中学的同学们要乘两辆大客车外出参观,我就在院子里等我的学生们开车来接我去矿区,那些乘车参观的人影中,就有个女同学很热情地招呼我:“同学,快上车呀!”

我笑了笑,回答她说:“我在等别的车子来接我。”那个女同学变得很严肃:“这次同学会不能搞特殊化,你们当领导的、老板的,都不能带小车,要随大车一起行动!”

我知道她把我当成了他们董家中学的同学,这群人没有我德兴同学会的规模大,从衣着气质看,也有更多的普通劳动者,但真的很热忱、认真、善良。我走近车窗跟她小声说:“谢谢老同学,我是德兴中学的!”她看到了我衣衫上与他们不同的地方,不好意思地叫道:“我的妈呀。”笑着转身而去。

车上的人一阵大笑,车子开出了大院。

我把这段故事发在我的高中微信群,有人大赞。美国回来的鲍枫同学在微信里说:“你从四川远道而来,就当是德兴中学的同学们又送了你一程吧!”


来源:晚霞报2020年10月15日 星期四 总第5435期 编辑:何一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