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霞报

难忘我的高原汽车兵生涯

□ 张根福


1972年的冬季,18岁的我参军到西藏高原,有幸成为西藏空指炮团的一名汽车兵,对汽车的正式认识和接触也就从我国的第一自主品牌“解放牌”汽车开始。从认识汽车到训练队学开车,不到一年,我就成为汽车连第一批“单放”的正式驾驶员。

70年代初的高原汽车兵,在那一无铁路,二无柏油路面的西藏高原,其艰苦程度可想而知。当年,西藏部队战备生活及地方政府的建设发展及生活必须品全靠汽车运输。那时,西藏的生活物品极为紧缺,大米、面粉等都从内地运回。整个运输线上没饭店,无旅店,只有相隔几百公里外的兵站,才是吃饭休息的地方。无论是冰天雪地的严冬还是骄阳似火的盛夏,抑或海拔5000米以上、寸草不生、严重缺氧的高山,我们的运输从来没有间断过。

有两次有惊无险的事故遭遇,使我今生难忘。一次是和一位安徽肖仕元老兵前往甲格村运木料,路上因车辆后桥移位,无法前进,当时没有任何通讯工具,我们在荒郊野外苦等52个小时,连队才派人赶来维修、增援。当时多亏几个藏族老大爷的糌粑、酥油、白糖救了我俩的命。另外一次是和战友唐宗贤从林芝深山运木材,车辆抛锚在深山老林30多个小时的事,现在想起还后怕。但当时自己身为一名肩负神圣职责的军人,为了祖国大西南的安全,人民的安康,把个人的安危完全置之度外。最终,在连队的救援下,我们顺利完成任务。

多年的高原生活,特别是汽车兵生涯,使我的心脏、胃和腰都有不同程度损害,至今留下后遗症。但我又为曾是一名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士,驾驶着“解放牌”汽车为西藏的建设和发展作出贡献而骄傲,更为我每天进门前看到的“光荣之家”牌匾而自豪!


来源:晚霞报2020年11月6日 星期五 总第5448期 编辑:何一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