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霞报

一壶老酒

□ 张维清


醉泥巴,醉清风

醉了甩响春光的鞭影

牛牵着憨厚的犁,犁扶走质朴的父亲

在白花花的水路上,种下秧歌

父亲的半山腰上,挂着一壶老酒

一滴酒割开春风春雨

割开布谷鸟的歌声

从黑暗中翻身的软泥,闻到了酒香

扶起春天,是对父亲的倾诉

父亲眯着一只眼,摇着一壶空空的酒壶

装满了他的春秋

一壶老酒,在父亲的腰间行走

像垂暮的父亲,在田野上,走去走回

至今,还没走穿头

父亲走了,一壶老酒霑满岁月的灰尘

摸着那一枚枚苦难的指纹

仿佛摸到了他养活的那片深情土地

不敢揭开壶盖,生怕泄露他那心中的秘密


来源:晚霞报2020年11月26日 星期四 总第5459期 编辑:何一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