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霞报

苏园先生

□ 江远


苏园先生1923年生人,今年97岁。谦恭对人,温温和和,是他最大的特点。人人都夸他是一个大好人。

1990年的四川省文史馆馆员,30多年了,他可谓资深馆员。在省文史馆,他又是擅长书法篆刻绘画的艺术名家中,超过90岁的高龄书画家馆员之一,花鸟画家杨良91,“邵牡丹”邵仲节95……苏园先生97岁,年龄最长。

我是苏园先生书法篆刻艺术的始祖粉丝。从苏园先生在提督街的刊印社,到春熙路的耕石馆,再后来搬到走马街、督院街的工作室,墙上正对的永远是一幅整张的何应辉书法“精骛八极,心游万仞”和苏老自书的“难得尽如人意,但求无愧我心。”我绕路经常都要去看一看。

机缘凑泊,我与苏园先生认识三四十年,造就我保存了近20方苏老篆刻作品,有一方“养刚大以和平”朱文印,还收入了省文史馆《书画作品集》。据前言介绍,省文史馆1952年成立,包括纪念四川省文史研究馆、参事室成立50周年《馆员书画集》在内,总共仅出了4次书画作品集。这一方印,对于我弥足珍贵。

1986年,苏园先生给我写的一幅草书也是我最珍贵的收藏。

一位名人曾说:“文人字加倍难,张充和画的山水册,沈尹默抄的虞美人,吴子深写的小墨竹,朱光潜题的常建诗,随时往墙上一挂都散发得出旧日清香。”苏园先生写给我的,正是一首唐代常建诗。

“雨歇杨林东渡头,永和三日荡轻舟。故人家在桃花岸,直到门前溪水流。”这首诗比起常建最有名的诗句“曲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看似平常,其实不然。

三月三日访友,在王羲之等人“兰亭雅集”的背景氛围下,春雨洗林,青翠满眼,从东渡头出发,沿清溪直通友人家门口,不须寻找,只要看到一片繁花似锦的桃树林,便是友人家了。诗意全在寻访生发出的美丽遐想上,使诗由平直增添了曲折的情致,耐人咀嚼。

这幅草书在书写表达上,苏园先生用的自己很少采用的草书书写,大开大合、牵丝流畅、正气磅礴。整体上,作品通篇苍劲浑厚,和谐而又生动。章法很有意境,虚实有度,参差借让,顾盼传神,俯仰生姿。墨色多变,浓淡相宜。看他书写运笔线条时而枯淡,仿佛墨已干枯穷尽,使笔毫翻转线条便浓湿起来,润妍横溢,好像墨如泉涌。整幅书法老道、耐读。是一幅苏老的精品力作。



来源:晚霞报2020年12月3日 星期四 总第5463期 编辑:何一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