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霞报

记忆中的东流老街

□ 张和平


朋友圈同学发的东流老街照片,把我的思绪拉回到四五十年前,唤起了我对魂牵梦萦的故乡——安徽省东至县东流老街的美好记忆。

老街位于长江中下游的东流镇,为长江向东而去的转折之隅,也是衔接西东、跨越南北的水陆交通要地。明清时,东流老街相当辉煌,街道长达一公里多,两旁的书院、学校、陶公祠、太白楼、菊江亭、旅店、饭馆,商家鳞次栉比。

繁华的市井曾吸引了无数迁客骚人,陶渊明曾在街对面的南山种菊,辛弃疾曾在此“垂杨系马”,黄庭坚来此访友并赋诗《丙申泊东流县》,李白、颜真卿、梅尧臣、于谦等文人高官都曾在此留下足迹并写有诗作。

记忆中的老街虽然没有大都市的繁华绚丽,却有着邻家小姑娘碧玉般的内敛和恬静。呈十字形格局,东西长,南北短,东门右边第一家是气派的赵家大屋,典型的徽派明清建筑,门口有两个连心井上面分别写有“德传井”和“自然泉”。据赵家家谱等资料记载,清道光年间,赵家先祖从桐城迁徙东流,几经打拼,先后开起了杂货店、饭店、酒坊,生意红火,人丁兴旺,便在城内的迎曦门(东门)的下面建起了两幢青砖瓦房,后来当地人都叫“赵家大屋”。

据传,井上的“德传井”和“自然泉”六个大字为清朝两江总督曾国藩所书。1861年,曾国藩率湘军攻打安庆太平军,坐镇东流县衙长达五个月之久。一天,曾国藩带着一名随从走出衙门,发现一幢大房门前有两口井,井旁围满了洗衣汲水之人。得知赵家打井供周围百姓免费使用的善行后,曾国藩步入赵家,挥毫泼墨,写下了“自然泉”“德传井”六个遒劲有力的大字。上世纪70年代的一场意外大火把赵家大屋烧成焦土,今天,只剩下门前的“自然泉”和“德传井”还记录着往昔主人的体面和辉煌。

沿赵家大屋往西走约两三百米,右边便是东方红广场,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开群众大会、唱样板戏、放露天电影的地方。广场后边有个古色古香的戏台,可惜在上世纪60年代末被拆了。从东方红广场到西街尾这段街面最繁华,街道和两旁的建筑虽充满沧桑,却依然给人古朴清新的感觉。街道上的麻石条总是干干净净,如同刚刚水洗过一般,“青砖小瓦马头墙”在蔚蓝的天空映衬下显得格外优雅,上下马石和石座、石鼓静卧门前仿佛等待着昔日的主人跨马归来。老街的房子多为“前店后坊,闺阁深藏”的古建布局,跨入厚实的大理石门槛,首先是天井相照,四水归堂,木窗花、封火墙,青砖小瓦,木柱横梁,生漆白灰,地板木镶。石雕、砖雕、木雕栩栩如生,雕梁画栋。长江和湖泊给东流赐予了丰富的水产资源,老街人一直保持着爱吃鱼、特别是爱吃咸鱼的习惯。每到冬季,家家户户都要腌晒腊鱼,“朱角飞檐鱼悬梁”是老街特有的风景。

还记得老街两旁有百货商店、开水炉子、饭店、豆腐店,还有炸油条、卖包子之类的早点铺,一派人间烟火气。店面都不大,但一律干净整洁。大概受老街深厚文化底蕴的影响,印象中的老街人,无论是居民还是商店工作人员,说话总是和颜悦色,充满着礼让和友善,很少出现争吵。


来源:晚霞报2020年12月11日 星期五 总第5468期 编辑:何一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