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霞报

2020年最重大的一件事,就是新冠肺炎疫情的暴发。

每天早起我上网,6点看中央电视台的《朝闻天下》,关心全国各地以及全球有关国家的疫情。


我的2020年

□ 李致


我国的疫情开始集中在武汉

1月23日上午10点,武汉封城,全国各地、各兵种立刻派医疗队支援,涌现出许多动人的故事。我一遍又一遍地收听中南大学附属医院医生合唱的《为了谁》(医护版):“中国年阖家欢聚,一声召唤离家去。”“剪发逆行出征,汗水湿透你的背。”“谁最美,谁最累?白衣天使,生命卫士。”“我的兄弟姐妹不流泪。”这首歌,使我两眼饱含泪水。

继后,国内其他地区也出现疫情。由于我国社会制度的优越,人民同心协力,疫情较快得到控制。单就我们社区来看,号召居民宅家不外出;特殊情况外出,必须戴口罩,勤洗手;从疫情较重地区回来的,必须自动在家隔离14天;客人来访,先测量体温……其实,不止我们社区这样做,全国都是如此。这些措施,西方国家很难完全做到。

我必须为抗疫出力:捐款一万元

上半年,宅家,很少有客人,正好读书和写作。年已耄耋,过去读过的一些书,有些细节也记不清了。我重读了鲁迅的《呐喊》《朝华夕拾》,巴金的《家》《春》《秋》和《随想录》等。好书重读,有不同的感受和理解。我继续写“往事随笔”,大约有八九篇,分别在《中国艺术报》《晚霞》杂志、《四川文艺》《琴台文艺》上发表。还修改或补充了一些旧作。

下半年,疫情缓解,我参观了建川博物馆,为巴金专柜捐赠了一些实物。成都市青羊区档案馆复制了巴金给我的两百多封信,举办了《人民作家——我们的巴金》的展览。双眼井社区准备搞有关巴金的壁画,给他们提了一些建议。出席了四川少年儿童出版社成立40年的庆典,参加了川剧表演艺术家左清飞的唱腔赏析会,并致词祝贺。94岁高龄的王诚德,写了《燕归来》(意即一个名叫江燕的青年女川剧演员离团做生意,后因难舍川剧情又回到剧团),该剧制成网络版,可以在手机上收看,是普及川剧的好措施,我大力推荐并转发给不少朋友。成都市党校谷敏采访的《李致谈家风》,发表在10月13日的《人民日报·海外版》上。

我三次去看了106岁的马识途老人,他仍然身体健康,思维敏捷!通过发微信和打电话,与王火、魏明伦、徐棻、廖全京、杨字心和朱丹枫等不少朋友保持联系,互相问好。12月22号,参加了魏明伦艺术生涯70周年系列活动的开幕式。

年末,我进入92岁。我会珍惜以后的岁月。当然,疫情会有反弹,现在和以后一段时间,绝不能放松警惕!

(作者系四川省文联名誉主席)


来源:晚霞报2021年1月05日 星期二 总第5480期 编辑:何一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