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霞报

吃茶故事

□ 徐建成



吃茶是一个笼而统之的说法,细分大约有以下三种类型,初级阶段为“喝茶”,中级阶段为“饮茶”,高级阶段为“品茶”。将喝茶、饮茶、品茶三种规格、三种档次一律用一个“吃”字统率,是因为“吃”字是最霸道的动词,放之四海而皆准,比如说“吃烟”“吃欺头”等等,所以一般不须细分是喝是饮还是品,都可统称为吃茶。

我吃了三十多年的茶,总体上都是初级阶段,只能称之为喝茶,但也偶有饮乃至品的机会,且容我由初级到高级慢慢道来——

人在吃茶的初级阶段,基本上就只能区分茶水和白开水。茶水能避水腥味,茶水比白开水要多一个味道,多一种颜色,所以茶水比白开水高级。我在乡坝头当知青的时候,要十天半个月才敢去赶一回场,才打得到一回茶牙祭。有一回在邻队的知青那里发现了一包老鹰茶,估倒要了十来片叶子回去,烧了半锅开水,泡满了“广阔天地,大有作为”的搪瓷盅盅。全队七八个知哥知妹都来喝,边喝边说笑话,说是“管它瘟猪肉、母猪肉,横顺是肉;管它红白茶、老鹰茶,总之是茶”。我当时信口创作了一首新民谣道:“饭前吃酒,精神抖擞!饭后吃烟,干劲冲天!饭后吃茶,精神焕发!”大家又算是打了个精神牙祭。

后来回城了,知友们时常在茶铺相会,一边喝茶一边冲壳子。喝得发现了一条规律:茶的等级加价格等于十二。比如三级花茶九分,三加九等于十二;五级花茶七分,五加七等于十二;七级花茶五分,七加五还是等于十二。说句老实话,最高级的三花和最便宜的七花的差别我们还是喝得出来的,虽然三七横顺等于一十二。生活水平在不断地提高,我喝茶的等级也逐步上了档次,由排队去买花碎、花末到不需排队即可买到三花、一花乃至特花。日子好过了,东西就变味了,不知道是茶叶的质量慢慢出了问题还是我的味觉神经慢慢出了问题,现在喝的特花好像还不如当年喝的三花资格,你说怪不怪?

吃了几十年的茶依然还停留在喝茶的初级阶段,说来也汗颜。直到数年前,我到一个县去参加了一个春茶品尝会,这才开始懂得茶要会饮,要会品。那天,每位面前都泡了四碗盖碗茶,茶汤清绿,绿得浓浓淡淡,一盏盏春水漾碧,一缕缕茶香沁人。主人要来宾每碗小饮一口,慢品其汤色、叶形、茶香;其后,又换上四个品种,再请来宾小饮,慢品。我在茶香中思忖:小口喝茶谓之饮,而这品,则涵盖了色、香、形、味,是有若干讲究的。喝了多年的茶,却不知茶道,算是白喝了。

再后来上了蒙山,就是“扬子江中水,蒙山顶上茶”的那个蒙山,听当地文化局局长讲喝茶、饮茶、品茶的区别,讲茶叶、水和茶具的辩证关系,讲中国茶叶与日本茶道的渊源,这才知道了茶是一种文化。慢慢学吧!


来源:晚霞报2021年1月22日 星期五 总第5491期 编辑:何一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