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霞报

巴塘记

□ 朱晓剑


对于“高原江南”巴塘,我有着特殊的情感,不只是因为这里环境好,更在于这里是藏汉文化的交融之地。前后三次到巴塘,感受到这里不同的风情,倒也是难得的旅程。这次我选择在冬天去巴塘,看一看高原之上的小城,又有怎样的不同。

我还记得有一次在巴塘住宿的时候,是住在金弦子大道旁边的一家旅店,印象并不是很好。既然巴塘有高原江南之称,这里也许会相遇到更多有意思的风景——至少是和以往不太一样的吧。

这次,我们选择住在民俗旅馆——巴楚林嘎。最初我以为这是一家民宿,其实更全面的说法是民俗旅馆。第二天,我看到院子里有一首小诗《康巴小江南》:“康巴小江南,巴塘一沃原。三山护绿土,二水绕粮田。坡上牛羊壮,地边果珍鲜。山中藏金矿,水里产银元。甜歌催日出,弦子踏月圆。天赐一福地,何须寻桃园。”在其旁边还有一首《措普沟秋趣》:“措普秋来早,落叶吻枯草。晚霞山顶雪,倒影随波摇,僧挑措普水,鱼入桶中跳。岩羊闻钟声,进庙晚祈祷。”诗写得很通俗,却写出了措普沟的秋景。

然后,步行出来才知道这里是格聂村。“格聂”在巴塘几乎随处可见,跟格聂神山有关。格聂神山位于四川四川甘孜州理塘县西南部、巴塘县东部。它的藏语名为呷玛日巴,是我国藏传佛教24座神山中的第13座女神。可见这里的村落取名也是别具含义的。

在巴塘,汉藏文化从康宁寺丁宁寺建立以来,就有着交流,寺院旁边的古柏见证了交流历史。冬日的巴塘,虽然看到的绿植并不太多,但依然可以从街头的花木可以感受到暖意。在巴塘的几天时间里,只是早晚略冷一些,等到太阳出现,这里就暖冬如春。在中山广场,我看到晒太阳的人们。在其背后,就是巴塘县图书馆,在那里更容易感受到巴塘文化的历史与变迁。

在以往,成都人遇到冬天或迁徙到海南、米易这样的地方,却不知道在这高原小城——巴塘就相遇到冬天的美好。安静、慵懒,这里的街道虽然并不算多,随意地走一走,就可看到街头的风景,这也是和美的。

巴塘的海拔并不像理塘那样的高,因而不会担心高反。也许正是因为如此,一旦从理塘经过路过拒绝了一部分的进入,再到巴塘,就能感受到高原风景,高山、草原、绿地,这真是有些出乎意料。我想象着“湘西王”陈渠珍在《艽野尘梦》所说的旧事。他从巴塘路过到西藏去,最终演绎了一段艳绝高原的故事。如今,这样的故事也在流传。

在高原之上,相遇到冬日的美好。在朋友圈看到成都的雾霾天,如果有时间,在这里多停留几日也好……


来源:晚霞报2021年1月21日 星期四 总第5490期 编辑:何一东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