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霞报

师 兄

□ 陈志鸿


师兄,姓邱名坦,网名“果叶”。年过七旬,身强体健,耳聪目明,嘴角随时上扬,一脸笑意,形若弥勒。

说起来,这个称呼的来缘是随缘哥。记得当时刚进笑笑文友群,不免多份客气和谦让。群里基本上都是年过花甲之人,我是群里年龄最小的,随缘哥却老把我称为老师,让我芒刺在背。我说莫叫老师,听着别扭,那叫什么呢?我说叫师妹吧,随缘哥自然成了我的师兄。一向喜欢凑热闹的果叶立马凑上来说:我也要当师兄哈。于是笑笑文友里,我白捡了两位真诚坦荡而且富有才情的师兄。

才思敏捷的果叶师兄被群友誉为“三步诗人”,可以在几分钟之内写出一首诗。他是笑笑文友里出勤率最高的文友,也是刷脸卡刷得最频繁的。任何文友的话题他都可以借题和诗,而且诗风幽默调侃,让人忍俊不禁。比如“高粱酒对着妹儿喝,牛脚伸进花被窝”等等,这些满满生活气息的打油诗读后让人从心底情不自禁地迸发出会心的笑声,没有那些自以为是的清高和故作的老练,也没有老气横秋的暮气,只感觉有种泥土的芬芳扑鼻而来。

师兄不仅写打油诗打趣,还经常拿自己开涮。记得在他70岁生日那天,不停吹自己麻将技艺顶呱呱,还说自己是“花心大萝卜”,叫文友们把眼睛擦亮些。我看后也随即附了所谓的趣诗一首:“七十还能打麻将,刀儿砍你没商量;七十还好女人香,从来不把清高装。坦荡耿直一爷们,纵情豁达万人赏。”我发出后,果叶师兄发了一个笑豁了的大表情,是感谢也是接纳,其宽厚的心境由此可见一斑。

我周末从外地返乡时,有时会组织这一批年过花甲的文友开展一场麻将友谊赛,没想到写诗灵光的“三步诗人”,在麻将桌上却是个笨笨熊。每每点炮,他总是惊愕地“啊”一声,镜片后面的眼神中满是无辜与迷茫。麻将桌上如此迟钝的师兄,其比赛结果可想而知!

一向爱开玩笑的我又开始公开在笑笑文友群里积极主动帮输得灰溜溜的师兄献计献策:“师兄莫怕老婆子,小妹出个金点子。明天提上菜篮子,四十你报五十子。别看一天落十子,一月下来有法子。”没想师兄回诗大诉其苦,说自己命运悲惨,被嫂子这条“狗链锁”控制了,压根没有落钱补亏空的机会。

我虽没见过嫂子本人,但见过她照片,平时和师兄的交谈中也感知到嫂子很是温良敦厚,师兄说她是“狗链锁”自然引来一番白眼。于是我立即代嫂子写了首《狗链锁》声讨师兄:“狗链锁啊,狗链锁,岁岁年年长命锁,一任柔情付老果,老公你要珍惜我。”据说嫂子听后哈哈大笑,开心不已。

师兄,据说再过几天就是你的生日,哈哈!如果要让我送上生日祝福的话,那就千言万语凝成两句话:向天再借30年,坐等师兄百岁宴!


来源:晚霞报2021年1月26日 星期二 总第5492期 编辑:何一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