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霞报

母亲的腊肉香

□ 黄太平


快过年了,我又想起了母亲制作的腊肉。母亲制作的腊肉,肥肉膘厚,瘦肉红亮细嫩;食之,肥肉肥而不腻,瘦肉易嚼化渣,肉香浓厚,满满的有“小时候的味道”。母亲的腊肉香,源于母亲制作腊肉的主要原料——猪肉,是母亲亲手养大的生猪宰杀而成。

从单位退休后,原本应该好好安享晚年生活,可辛苦了大半辈子的母亲闲不住,在居住的老家金龙小镇上,一边担当在一起生活的子女和孙辈们的“后勤部长”,一边喂养生猪。母亲喂养生猪,主要是养大后宰杀自家食用,而杀年猪被母亲视为每年必做的重要事。

一年四季,老家的猪圈里,都有两三头大小不一的生猪,母亲视这些猪们为自己的宝贝儿,悉心喂养。每年二三月间,母亲便从市场上买来三四十斤重的猪仔,这是为杀年猪“定制”喂养的。煮猪食是母亲每天都要做的“功课”。为备猪食料,她常常去地里忙活,帮助播收红苕、玉米、小麦,然后用背兜从地里背回苕藤、南瓜之类适合作猪食的材料,再用刀斩碎备煮。

每天清晨,母亲一边为儿孙们做早餐,一边给猪们煮猪食。将斩碎的备料倒进大锅里,煮至半熟,掺进玉米粉或麸子或米糠,搅拌均匀,再煮熟透。待温度适合猪们吃时,加温水适当稀释后,母亲将猪食舀进专门的木桶,再倒进猪圈里的食槽。见猪们狼吞虎咽的样子,母亲脸上便有了满足感和对生活的另一种期待。中午和晚间,母亲再将剩下的猪食适当加热,舀给猪们吃。

看见母亲喂养生猪如此辛苦,子女们多次劝说母亲放弃养猪,可母亲总是笑笑而已——生猪,照养不误。无奈,子女们只好间或协助母亲做些养猪的活儿。

彼时,各种配方饲料渐渐大行其道,N月肥“催猪不吹牛”之类的广告充斥电视荧屏,许多养猪人家、养猪专业户纷纷用配方饲料喂养生猪。我告诉母亲,确实要养猪,也该配搭喂些配方饲料,三四个月或者稍长时间就把猪仔养成肥猪了,何苦要喂养九十个月,时间长又不划算。

母亲不理这一套。她说:“猪,是养肥的,不是催肥的。”还告诫我:“凡事都要一步一个脚印踏实地去做,操之过急不得。”

腊月前后,猪圈里的猪仔变成了二百多斤的肥猪。母亲便雇人将肥猪赶进屠宰场宰杀,然后按猪的不同部位分别做成腊肉、香肠等过年腊货。待腊货稍干,母亲便点燃柏树桠枝,又覆盖上谷壳,慢慢将其烟熏。经过两三天的熏制,腊肉、香肠等腊货,不仅色泽纯正,味道更是上乘。

过年吃团年饭时,母亲制作的腊肉、香肠,永远都是兄弟姊妹和侄辈们的最爱。看见儿女和孙辈们吃得美滋滋的样子,母亲脸上的笑容灿烂成一朵花。团年饭后,在外地工作的儿女离家时,母亲又取些腊肉、香肠,连同她的牵挂,让我们各自带回去……

如今,母亲已永远离开我们十多年了。过年时节,母亲制作的腊肉、香肠,那个特别的香味,我只能在记忆深处去寻觅。


来源:晚霞报2021年1月29日 星期五 总第5495期 编辑:何一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