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霞报

故乡的淮河路与六安路

□ 金科


前不久回故乡安徽合肥,特意住在了离淮河路和六安路都不远的一家酒店里。

儿时,我家住在淮河路西头的一个大院里,我上的小学就叫做合肥市淮河路第一小学。后来,我又去了紧邻着六安路的合肥六中读书。从小到大,我就不停地在淮河路和六安路上走动着,这也是我在故乡最富有情感的两条马路了。

原合肥晚报社的旧址就在淮河路上。不想,半个多世纪过去,“房主”也不知换了多少,而那栋长长的两层砖瓦的小楼却依然立在那里,仅仅只是外表换了一种颜色。

淮河路上另一处印象深刻的地方,当属江淮大戏院了。我上中学时,学了几样乐器,从而进了合肥六中的文艺宣传队。这个宣传队当年在合肥很有点名气,常去江淮大戏院演出。而这家大戏院里也住着我的好几位同学,我们常常玩耍的游戏就是在大戏院里捉迷藏。可以说,戏院里的角角落落我都是了如指掌的。而在里面不花钱看戏剧和电影,就更是寻常之事了。偶见江淮大戏院门前镶嵌着一块铜牌,居然成了“全国唯一现存的徽派建筑大型剧院”。

六安路几乎没有多少变化。这条路上,让我难以忘怀的莫过于段家祠堂了。

段家祠堂与我家仅一墙之隔,我常与小伙伴们越墙而过去那里面游玩。墙那边,不仅有着高大宏阔的祠堂,还有一个漂亮的花园,传说原为段祺瑞家族的豪宅。未料,1973年间的一场大火,将它烧了个一干二净。那天,我正走在放学回家的路上,眼睁睁看着段家祠堂的上空浓烟滚滚,经久不散。其后,有关这段家祠堂的来龙去脉也一时成了街谈巷议的话题。原来,这段家祠堂是属于北洋政府陆军总长段芝贵的。虽然其年岁和官职都小于段祺瑞,然而他的辈分却又高于段祺瑞,方知合肥坊间流传的那“小段不小,老段不老”的真意。

位于淮河路和六安路的交汇口,也曾有过一处名人遗址,史称李公祠,是为纪念李鸿章而建造的,早已无影。如今在这里另辟了一处小小的纪念地,墙壁上镌刻着的一段文字,竟然与我现今居住的成都有了关联:丞相祠堂何处寻,锦官城外柏森森。杜甫的一首诗让人们记住了锦官城,也记住了成都的武侯祠——而在距离成都一千多公里的地方,有一个现在叫做合肥,曾经名为庐州的城市,也出了一位像武侯那样位高权重主宰了清王朝命运二十多年的人,他叫做李鸿章……

一连数日,我就这样在淮河路和六安路上盘桓着,但却从未遇见一位熟人。那些年间,在这两条老街上,无论是大大小小的院落,还是深深浅浅的街巷,都或多或少的住着我的一些亲友。只要走上淮河路或是六安路,总会遇见他们的,或是迎面而来,或是隔着不宽的马路打声招呼。我也可以任意走进一个大院或是一条街巷里,随意敲响一个熟悉的房门。

时光悠然一晃,把这些故人都给“晃”得无影无踪了……


来源:晚霞报2021年1月29日 星期五 总第5495期 编辑:何一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