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霞报

向望雪翁求书法

□ 江远


1985年,我在成都文化公园二仙庵看北京江苏四川几省(市)书法联展,巧遇书法家吴玮廔先生,获得了他一幅墨宝。

这次展览,有难得见到的启功、肖劳、肖娴、尉天池、林岫等著名书法家作品,名家多,作品耐读。我为了最喜欢的一幅武中奇对联“开张天岸马,奇逸人中龙。”反复去看了几次,也就在最后临撤展这次,遇见的吴玮廔先生。

他也在慢慢看展,看情形也是不止一次的看过。那时布展作品悬挂得低,又可以人近距离观展,让人看得真过瘾。吴玮廔先生七十多岁,清瘦儒雅、精神抖擞。对于吴先生的认识,在1979年全国群众书法征稿评比竞赛活动,以及1980年第一期《书法》杂志评比竞赛介绍中,就有了大名:“成都吴玮廔70岁”,是100名获奖者之一。获奖者还有大名鼎鼎的孙伯翔、王冬龄、邱振中、苏局仙和沙曼翁等。

找来纸墨,吴玮廔先生为我书写的条幅:“风急天高猿啸哀,渚清沙白鸟飞回……”杜甫诗《登高》。这首是被推崇为“古今七言律诗第一”。我当年读不懂,只喜欢杜甫“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不断地打断吴老说,我喜欢望岳,我喜欢《望岳》。吴老嗯嗯的也不抬头,边写边小声应着我说:“这首好,还是这首好。”

一代诗圣24岁的《望岳》诗,能流传千年的确好。而今读《登高》,更喜欢杜甫登高临景“无边落木潇潇下,不尽长江滚滚来。”一生潦倒、饱经风霜的杜甫大格局,站得高看得远,有着非同常人的豪迈。

吴老书写得很慢,一边写一边环顾字的上下左右,处理字与字的错落关系,每一笔画都不慌不忙的送到位,力透纸背。

此幅作品,采用的四尺单条两行半的经典模式书写,将上下款集中书写为一行,突出了诗歌内容。书法风格整体上“二王”书风的笔意,雅逸流畅、端庄从容、中和协调。用墨浓淡相杂,别有妙趣。注意了参差错落、虚实枯润,虽然没有夸张的单字与涨墨等书写技法的运用,却很见功底。一样的耐看。上款:江远同志属书即正,下款“乙丑(1985年)秋望雪翁吴玮廔时年七十又六”,钤印朱文“吴玮廔”、白文“望雪老人”。

掐指算来,这幅字已35年了,望雪翁吴玮廔先生今年应该111岁。



来源:晚霞报2021年2月2日 星期二 总第5496期 编辑:何一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