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霞报

母亲的年夜饭

□ 杨 力


母亲打来电话,询问今年的年夜饭如何安排。说起来,每一年的年夜饭,虽大同小异,却是父母,也是我们兄弟俩最期待的。过去日子苦,但再苦的年夜饭也不能少了欢乐。放完炮仗回到家,饭桌上一定摆好了刚出锅的腊肉腊鸡。辛苦了一年的父母,终于松弛下来,坐在饭桌前,端起酒杯互敬,所有的辛劳,都在充满爱意的祝福声中消弭。我和弟簇拥在父母身边,一边吃肉,一边期待着压岁红包。那日子,温馨。

日子渐渐好起来,年夜饭多了鸡鸭鱼肉,只是更辛苦了母亲。为了一顿年夜饭,母亲两三天前就要忙起,红烧排骨、酸菜鸭、凉拌鸡、豆瓣鱼……我们心疼母亲太累,母亲却抚着细细的皱纹笑眯眯地说:“累不是个事,年夜饭就是要红红火火,让一家人开开心心团个年,来年生活更有底气,日子更有奔头。”

父母白发上头,腿脚已没有过去利索,但做年夜饭的干劲不减。我和弟大学毕业后娶妻生子,都留在外地工作。但我们知道,一年再忙,年三十拖家带口赶回去吃年夜饭是母亲最期待的。吃一次年夜饭,会增添更多温情的回忆。

日子越来越好,好到我们不忍母亲再为一顿年夜饭奔忙,于是我和弟商量,到饭店定制年夜饭。那一年的春节,母亲终于清闲下来,但面对更丰盛的年夜饭,母亲却并不开心,看见桌上剩下的菜肴,甚至皱起了眉头。后来父亲和我们沟通,说母亲不仅仅是怕浪费,更主要是不在家里吃,母亲没有了用武之地不说,还缺少了一家人其乐融融的氛围。

就从这一年起,我和弟商量,再远再忙,每年的年夜饭我们不能缺场。年夜饭,是一种吃在嘴里甜在心头的亲情;年夜饭,是父母养育儿女和儿女孝敬父母的最亲表达。但是,这个美好的期盼却在去年春节按下了暂停键。因为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我和弟弟同许多人一样,放弃了假期而奔赴在抗疫一线。年夜饭没能团圆,但我们向母亲表示,来年一定回家,好好陪妈妈过春节。

转眼又到年关,母亲果然打来电话询问年夜饭的安排。本来答应回家的我们却又得食言了,因为本土疫情呈零星散发和局部聚集性疫情交织叠加的态势,很多地方倡议就地过年。我拿着电话,正不知如何表达心情,没想到母亲一下就明白了,反过来还安慰我说,其实她已经知道原因了,打一个电话只是试一试我们的态度,为了消除隐患,她完全支持就地过年的倡议。

母亲很大气地说,抗击疫情,人人都有义务,今年就用视频团年。


来源:晚霞报2021年2月4日 星期四 总第5498期 编辑:何一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