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霞报

儿时过年自有乐

□ 刘长云


又是春节来临。忆起儿时过年的情景,虽说不如现在好,但也开心快乐,且念念不忘。

快过年了,全家人忙得不可开交,尤其父母就更加忙碌着为全家人准备过年的东西,诸如杀年猪,办年货,为全家大小添置新衣新鞋等。母亲还要亲手制作过年的米花糖、芝麻块、炒胡豆等零食。每逢快过年时,母亲准会说:“正(月)半年,腊梭梭,腊月间,一晃过。”

大年三十,父亲早早地起床,到竹林去收扫地面的干竹叶堆成堆,用火点燃,顿时大火熊熊,烟雾冲天。再看四周远处,也燃起堆堆烟火,真乃一道道风景线。据说四川人大年三十有“燃烟堆”的习俗,就与北方烽火台的作用一样。

母亲也是早早起床进厨房准备年夜饭,用一口锅煮猪头、腊肉、香肠,一口锅煎、卤、炖、炸。太阳快落山了,全家人围坐在一起尽享美味佳肴,举杯敬长辈,换盏话祝福,欢声笑语,其乐融融。那时没有电灯、收音机、电视机,更没有联欢晚会,只有摸黑在火堆前听父亲讲过年守夜的故事。

大年初一早上,再困也要起床,老人说,初一起得早,一年就会早起,寓意一年才勤劳不懒散。于是兄弟姐妹几个穿着早已放在床边的新衣新鞋,吃完汤圆,口袋装些胡豆、花生、瓜子什么的出门去,放鞭炮、打(踢)毽子、看舞狮、赏舞龙、观旱船……真是看不够、玩不尽、乐翻天。

初三跟着父母到外婆家拜年。我家住在长江以北5公里的山区,外婆家在长江以南的两三公里处,爬坡上坎、横渡长江,长途跋涉须三四个小时。其实在江北老远就能看到外婆家的屋,但就是久走不到,真是“看得到屋,走得哭”啊!

横渡长江那时只有小木船,如遇轮船过往那就惨了。因船过浪大呀,小小木船犹如一叶扁舟在江中颠簸,一会儿簸上天,一会儿落下水,吓得毛发直竖、脚趾紧扣。再看划桨人,蹬起八字脚,拼命地划,最终有惊无险。终于到了外婆家门口,拄着长烟杆在田坎上望眼欲穿的外公早已奔过来迎接我们了……

正是:儿时过年记忆犹新,盛世过年莫忘初心。


来源:晚霞报2021年2月5日 星期五 总第5499期 编辑:何一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