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霞报

飘香的羊肉汤

□ 李志能


当我们在浓重的夜色下走出车站时,立刻感受到了西安的夜色是十分美丽的。到了西安,前来接站的小王就热情洋溢地对我说:“嘿,明天中午一起喝羊肉汤去。”那天,遵他指点,我去了一家老字号的羊肉店。刚进门,就觉得热浪滚滚,汤香弥漫。

店铺内,闻香应召而来的人密密麻麻,大队人马,依墙而立,你的胸脯紧贴着我的后脊,像围子把整个小铺刷过一圈。屋内一张张桌子旁,晃动着老老少少的一片黑压压的脑袋,“嘟嘟溜溜”之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

与我同桌的一位壮汉,极其健谈。他说,这羊肉汤真正是“天下第一汤”,无以匹敌。喝汤是极其讲究的,一讲汤水,汤水虽是老汤,日日相袭,陈陈相因,就如同陈年老窖一样,越熬味越醇厚,越清香。二讲配料,料有明料和暗料之分。明料在碗中,羊杂碎、香菜、海米或鸡蛋,随人意变化。暗料在锅中,这是保密的,忌外传,只在掌门人的手里面。这汤又因用料不同,可变幻出万千的滋味来。

我听了觉得深受教益,深感这羊肉汤的不凡,遂忍不住问起这羊肉汤的起始来。那壮汉埋头猛喝了一口汤后朗声说:“远的咱不知道,只晓得当年李自成率兵山海关迎战清军,星夜架火烧羊肉汤,全军将士喝汤壮行,士气大涨大振,结果把清军杀得人仰马翻,尸横遍野……”李自成是陕西米脂人,那一带羊是多的,只是我不曾想到过这汤竟有如此大的威力。

见我什么也不知道,那壮汉多有轻蔑之色。接着,他又滔滔不绝地说:“我曾喝过这儿掌门人亲手做的开锅第一汤,那汤一口喝下去,就浇开了全身的血脉,就上下通气不咳嗽,一人敢走青杀口……”

我诧异了,也埋头猛喝了一口,只觉齿颊生香,周身大爽,但却没有产生敢走什么“青杀口”的感觉,我疑心他是在说电影《红高梁》中的高梁酒。据说,这羊肉汤确是讲究喝开锅第一碗的。当地人都讲,没有喝过开锅第一碗的,是算不上喝过羊肉汤的。首先声明:本人没有喝过开锅第一碗。但我就不明白:难道说这第一碗和第二碗,就是旧时的状元和榜眼的区别?我把此想法告知于小王,他愤愤地说我:“心不诚。”喝羊肉汤也要心诚?我一时难以接受。但冷静下来一思量,这大概是源于人们对于那位农民起义军领袖的崇敬吧?物中有情嘛。

从西安返蓉,我同爱人谈到喝羊肉汤之事,犹觉忍俊不禁。谁知爱人却正言厉色道:“不能喝,儿子属牛。”我又糊涂了,一时搞不清这羊和牛有什么亲缘关系。那日,偶然翻动《辞海》,忽有一条目跃入眼帘:“羊,哺乳纲,牛科。”我终于大悟,遂不再提喝羊肉汤之事。

虽告别羊肉汤了,但对那人、那物、那事,心里总有一股说不清的依依惜别之情……


来源:晚霞报2021年2月18日 星期四 总第5502期 编辑:何一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