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霞报

牛年春节纪事

□ 温 月


在我年逾花甲的人生经历中,既往的5个牛年春节,除了1961年没有印象外,其后4个均给我留下了难以抹去的特殊记忆。

1973,癸丑牛年。我迎来了告别小学“戴帽”初中班,进入中学后的第一个春节。那个年代,各班级编办墙报乃是学校迎新春庆佳节的主要形式。我班自不例外,大家为赶在寒假前推出墙报而忙碌起来,我喜绘画,因此负责绘制刊头。迎春墙报的刊头画通常都是大红灯笼、烟花爆竹之类。但我却从一张宫灯明信片上得到“灵感”,绘制了一幅“喜庆宫灯高高挂,飞雪迎春红梅艳”的刊头。尽管画宫灯比常见的圆形灯笼多费了些工夫,可当墙报因别具韵致的刊头增色些许,而得到好评时,自己还是觉得“很值”。流年似水,这“宫灯”亦长久照耀在我的中学时代。

而1985这个乙丑牛年,于我不啻是人生经历的一次重要转折。春节前夕,公司《日杂市场报》主编告知,领导已决定将我和另外一位同事调离基层商店,节后正式到编辑部上班。同时还安排我在春节灯会期间采访报道公司首次推出的大型瓷器彩灯。作为一个喜欢写作的中文大专生,还有什么比工作与专业对口,爱好与工作相融而更加令人向往的呢?急欲上岗的兴奋竟压倒了春节过年的惬意,短短几天假期都觉得是那样漫长……

这个牛年春节,还带给我一份特殊的礼物:我国自1980年“庚申金猴”起首次发行生肖邮票以来的第一枚“牛年”邮票。较之前的“猴”“鸡“狗”“猪”“鼠”,我最欣赏的就是这头“牛”——头颅高扬,眼望前方;身躯雄实,四蹄健壮。足踏大地而蓄势待发,生动诠释了改革开放初期,中国人民奋力进取的精神风貌。可谓是图案设计与时代内涵的完美统一。

1997,丁丑牛年。其时,我所在部门在人民公园旁开办了一家名曰“车之梦”的汽车模型专卖店。在“私家车”尚为亿万国人之梦境的年代,一款精致的车模往往寄托着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希冀。节前节中,店里比平时热闹了许多,也忙碌了许多。汽车模型成了人们春节馈赠的新潮时尚礼品,面对络绎不绝的顾客,我这个同是车模爱好者的“店员”,既念“生意经”,亦谈“收藏经”,兼顾普通买家与车模爱家,春寒料峭,竟也忙出了毛毛汗。欣喜之余亦暗暗祈愿:“牛年生意更牛气!”

时光荏苒,又逢2009己丑牛年。春节将至,文殊坊的年货展销热闹非凡。大年二十八,我利用工余时间前去一逛。不过,最让我心动的并非琳瑯满目的各式年货,而是正在此地举办的《成都百年城建展》。流连于偌大的展厅,我仿佛行进在深邃的历史通道。老成都的瓦舍陋巷,新蓉城的华厦通衢……百年沧桑,旧照新图,一帧帧,一幅幅展现眼前,令人沉思与慨叹。且当年恰系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60周年,这“成都百年城建”的巨大变迁,无疑是华夏神州日新月异,飞速发展的生动缩影。

今又牛年。毋庸置疑,这新春佳节将一如既往,给我留下美好而难忘的记忆。


来源:晚霞报2021年2月19日 星期五 总第5503期 编辑:何一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