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霞报

快乐的童年春节

□ 刘安祥


在上个世纪60年代,所有物资都是凭票供应,平时穿旧衣服,饮食上粗茶淡饭。只有过年时,才有机会穿上新衣服,吃上鱼肉饭菜,让所有人感受到浓浓的年味。

我的老家在历史文化名城香城新都的马家镇,明朝状元杨升庵就诞生在这里。我记得小时候,小镇上的乡亲们过年的风俗是很隆重传统的,年味也是非常的喜庆。小镇上从街头到街尾张灯结彩,户户张贴大红对联;悬挂的宫灯、拥挤的人群、奔跑的小孩,此起彼伏的鞭炮声响彻大街小巷。

马家镇过年从腊月初八杀年猪,吃腊八粥开始。整个腊月都是在为过年做准备工作。每家每户用柏树丫枝熏腊肉、灌香肠、炒花生胡豆红苕干,油炸年糕。

儿时过春节,最难忘的是大年三十守岁,正月初一爸爸妈妈给压岁钱。腊月三十晚上,一家人吃了年夜饭就围坐在煤油灯旁,嗑瓜子,吃花生、糖果等。灯光虽然昏暗,房屋虽然寒冷,阖家团圆却开开心心,其乐融融。大人们聊天摆龙门阵,从年初的小麦、油菜的长势扯到年底从生产队分回的口粮,从村上的张家长扯到杨家的嫁女娶媳妇。小孩们则欢天喜地、跑出跑进、嘻笑打闹。我们家的姊妹多,所以特别快乐,年味也特别的浓。

正月初一还没天亮,兄弟姐妹们就换上了翘首以盼的新衣服。女孩们穿上漂亮的花衣服,头上扎着美丽的蝴蝶结,脚上穿着母亲亲手赶制的布棉鞋;男孩们穿上用白布染成蓝色布缝制的衣服裤子,脚下穿着解放胶鞋。大家拿着压岁钱,高高兴兴到小镇上玩去。爸爸妈妈发的压岁钱,开始每年是一角、两角,后来逐年增加,到70年代中期,每个小孩过春节的压岁钱涨到了五角。

现在的孩子不理解,给五角钱是不是也太抠门了?其实,当时五角钱已经不算少了。因为那时物价很低,一个锅盔才卖三分钱,一个水果糖才一分钱,买一斤猪肉也才几角钱。所以,五角钱在当时是可以买很多东西的。

初二、初三就开始走亲戚看朋友,相互拜年,说些恭贺新喜、恭喜发财的话。你到我这里来,提两斤面,买一根甘蔗;我到你那里去,提两瓶酒,割两斤肉。

如今,57个春节过去了,父亲也作古多年,母亲也七十好几了。如今,我们姊妹各自有一家人,又不在同一地方,要再想重聚老家马家镇,回味儿时春节的快乐,也是件非常难的事了。


来源:晚霞报2021年2月19日 星期五 总第5503期 编辑:何一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