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霞报

永远难忘的第一次党课

□ 李启明


我第一次听党课是在1952年6月上旬的一天。当时,我正参加中国新民主主义青年团隆昌地区委员会组织的团干班培训。就在我们热烈讨论三年经济恢复时期青年团的任务时,区委青年干事、团干培训班领队突然在会上宣布:“下午两点钟到团地委大院的地坝头,听地委组织部张副部长讲党课……”我一听是讲党课,不由一阵激动。

下午,我带着笔记本、拎着小坐凳,随着队伍来到了团地委大院内。领队见我端坐在队伍里,几次想要对我说什么,但都忍了回去。后来才知道,我因为未满18岁,虽然也被看成是积极分子,但并不在被邀请听党课之列。领队见我坐在听党课的人群中,本想叫我回团干班去参加小组讨论,但又不想影响我的积极性,才几次欲言又止。

党课的内容是“共产党员的奋斗自标”。张副部长一开始就意味深长地提了个问题:我们作为一个团结在党的周围的积极分子,要不要有明确的奋斗目标?这样的简单问题,在现在可不算问题,可那时却有些考人。大家一下子便议论开了,有的说需要,有的说不需要。有一位自称是教师的人,还念了他写的主张“不需要”目标的打油诗:“当只蜡烛不用愁,燃到哪里哪里流。烧完一节是一节,油干芯尽就罢休。”

张副部长听后,皱了一下眉头,他把两种意见作了归纳后说:“两种意见都有各自的理由,但如果站在人民大众事业和党的事业的立场上来考虑,就很清楚了:不但要有奋斗目标,而且必须要有奋斗目标。有了奋斗目标,那种浑浑噩噩混日子的消极情绪,也会转变为按照目标奋发向上的积极精神。即便像刚才说的是一只小小的蜡烛,也会觉得小小蜡烛有用场,照亮他人铸辉煌。油干芯尽终无悔,奉献精神永发扬!”人群中立即爆发出一阵热烈的掌声。

接着,张副部长便从近期的新民主主义奋斗目标讲到长远的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奋斗目标,从共产党员必须要为共产主义远大目标毕生奋斗,讲到现实斗争中共产党员和积极分子应该怎样奋斗。他所讲的这些道理和事实我都从未听过,从此深深地印在了我的脑海里。

返回住地后,我久久不能入睡,便借着手电光写了一份入党申请书,第二天交到了团干培训班的党组织负责人那里。3天后,我们的领队找我谈话,除了讲明党章规定“年满十八岁者,方得被吸收为党员”外,还勉励我多加努力,争取以后加入党组织。

我按照组织的要求加倍努力, 1956年6月,19岁的我,被批准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2021年6月25日 星期五(第5573期)编辑 何一东 美编 秦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