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霞报

陪父亲赶场

□ 肖 波


父母进城和我一块生活已近十年,晚年的他们或坐坐茶馆与人谈天说地摆龙门阵,或在傍晚相携去滨河路散散步,或在闲暇时回乡下看看还生活在老家的兄弟子侄。虽说爱好不多,日子倒也过得闲适。

3年前,母亲突然病故后,父亲明显衰老了许多,时常处于恍惚慵懒状态。前几天的一个早晨,他突然说:“今天日子逢单,是乡下老家的赶场天。”这天是周末,听父亲提到赶场,再细瞧他的神情,便猜到他又想念乡下的老家了,便说:“行,反正今天休息,就陪您回老家赶场去吧。”

路上,父亲给我讲起了他年轻时赶场的情形来:老家的乡场以前是一条独街,每逢赶场天,四方商贩或农人便汇聚过来,按照划分的区域,在街道两旁各自摆摊设点。衣帽布帛、鸡蛋米面、苗木草药、柴禾果蔬等等,把整条街堵得水泄不通。叫卖声、讨价声此起彼伏,好不热闹。如果开来一辆公共汽车,则要喇叭长鸣,逐一挪动摊位才能缓缓通过……

到了老家,我看见场镇街道很宽,能轻松并排行驶两辆汽车,道路两旁有绿化带,再往里是人行道。父亲口中那些低矮的木板房不见了,代之以二楼一底或三楼一底的楼房。楼上是住户,楼下是商铺,均开门做着各种生意。街道看起来干净整洁。

父亲说,这就是当年的那个乡场,如今早变样了,比以前大了三四倍,但赶场的风俗没变,仍然是间天一次。但农副产品交易已有了专门的农贸市场,不用再沿街占道吆喝,没以前热闹了。现在农村耕作大多采用机械器具,什么耕田用的犁头、脱粒用的拌桶、打油菜或黄豆用的连盖、运输用的鸡公车等老式农具在乡场已几乎绝迹。

没见到想象中的场景,我有些失望。父亲说:“走,我们去老年游乐园坐坐吧!”于是,父亲指引我将车开到街背后一挂有“老年游乐园”牌子的庭院停下。下车往庭院深处走去,但见竹林间错落有致地建有茶舍、餐厅,还有健身娱乐设施。

父子二人在茶舍找了个相对僻静的位子坐下。父亲说,现今温饱问题早已解决,农事也简单,年轻人大多外出做事。地方上专门建了这个老年游乐园供老年人休闲娱乐。其间,有认识父亲的熟人过来打招呼,得知我不常回老家,便滔滔不绝地说起如今乡里人的生活是如何的滋润。看着周围的一张张笑脸,体味着大伙愉悦的心情,我的失望也换成了欣慰……

返程的路上,我疑惑地问父亲:“您明知道这场早就没有赶头了,为啥还要回来?”父亲说:“可能是年纪大了吧,时不时就想回来看看,见老家越变越好,心里舒坦。”听了父亲的话,我突然有了一些顿悟:人的一生,总有一些往事值得留恋。老家虽然早已不是往昔的模样,但老家无疑是每个人、特别是在外漂泊的人心中永远挥之不去的念想。以后,应该陪父亲时常回去看看……


2021年6月22日 星期二 编辑 何一东 美编 秦朗 (第557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