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霞报

在党旗下成长

□ 黄太平


1978年12月,18岁的我从家乡金堂,来到白雪皑皑的新疆乌鲁木齐市,成为某部侦察连一名光荣的解放军战士。

队列训练,班长将竹竿横在我们前面练习摆臂。我明白侦察连是炼钢的熔炉,暗下决心,再苦再累,也要咬牙坚持。晚上睡觉脚痛得上不了床,就用手抬着上;往后的格斗、前倒后倒训练,一样咬紧牙关,坚持再坚持……时间稍长,见一些班长、老兵,光荣地加入中国共产党,我心里也滋生出强烈的入党念头。

入伍第二年,我郑重地向连队党支部递交了入党申请书。然而,半年都没有消息。培养考察人邹排长鼓励我说:“好好干!”那些日子,我严格要求自己,刻苦军训,挖电缆沟比着大个头新疆兵一样干;闲时去炊事班帮厨也更主动积极。

某日,我终于忍不住,向指导员汇报思想,希望解决“组织问题”。“加入党组织,不是为了解决组织问题……”指导员耐心教导我:组织上入党,首先思想上要入党。

牢记指导员的话,我加强学习党的理论和党史。渐渐地,我明白了:思想上先入党,就是解决思想纯洁和入党动机的问题,绝不能把入党当作“装点门面”或为捞取好处。

1982年4月,已是班长的我,面对党旗,庄严地举起右手……从那一刻起,我心中始终有面党旗在飘扬,引领我成长前行。

同年底,我退伍回到家乡,被分配到县日杂废旧物资公司工作。“太平,公司青工多,你是党员,要起好带头作用哦!”刚到公司行政办上班几天,公司党支部书记便语重心长地叮嘱我。我知道,这是公司党组织寄予我的希望。彼时,恰逢老主任离休“倒记时”,行政办大部分工作都落在我这个新手肩上。行政办工作杂碎且繁多,我一边学一边干,常常需要加班加点才能完成……一年多后,我接任了主任一职。

上世纪80年代,年轻人学习文化知识的氛围特别浓厚。一直怀揣大学梦的我,经过严格的入学考试,于1985年9月走进了四川电大金堂教学班的课堂。电大虽是半脱产学习模式,但公司工作不减,遇工作紧急或忙碌时,我只好请假回公司上班。对电大一些课程和课后作业,便利用夜晚和星期天完成;每逢期末,为迎战高考一般的考试,我常常看书复习至深夜两三点钟。

3年后,当我手捧电大毕业证书时,激动的泪水盈满了眼眶……此后三四年里,我先后担任分设的县回收公司副经理、党支部书记,直至调离。

1994年6月,经公招,我跨进了县检察院的大门。院党组安排我到办公室从事文秘工作。初来乍到,我成了十足的“门外汉”。面对新工作挑战,我一边请教老同志,一边如饥似渴地学习法律法规、办案程序和机关公文写作。为按时完成领导临时安排的材料,我常常加班到凌晨……

为提升自己,1995年8月,我参加了省委党校法律专业函授学习。又3年,当双手接过法律本科毕业证书时,我再次激动不已。此后,我更加注重党员身份和角色意识,把工作当事业追求,无论从事何种岗位工作,都竭力做到更好。我亦先后担任研究室主任、检察委员会专职委员、高级检察官。

党旗在心中引领,39载初心不改。前行路上,我每一步成长的足迹里,都辉映着党组织教育、培养的光芒。这光芒,一直温暖着我、鼓舞着我!


2021年7月2日 星期五(第5577期) 编辑 何一东 美编 秦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