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霞报

压在箱底的“舟中赠言”

□ 张和平


1980年8月10日,我和一同到安徽安庆市参加军校招生体检的本县考生广祥、来安庆参加英语专业面试的堂弟启政,乘船返回家乡东流镇。顺利地参加了军校招生体检和面试,我们心里很轻松,马上要上大学了,也有点春风得意。

上船后不久,一位颇有几分仙风道骨的老先生,主动和我们打招呼并聊起了天。随老先生一起的还有两位40岁左右、衣着整洁、老师模样的中年人,听说他们是从安庆出差回望江县的。从两位中年人口中得知,老先生姓余,其国学功底深厚,是位德高望重、热心教书育人的老先生。

大概看我们几个小年轻都还斯斯文文,尚属可造之才,老先生和我们古今中外谈得非常投机。在到达望江县赛口码头临分别时,老先生主动让我找张纸来,要给我们写几句赠言。我们都没带纸,后来还是和老先生一道的那位老师,从随身携带的人造革皮包中找出一只信封。老先生就在这张拆开的信封背面为我们写下了“同学们:你们这次来安庆体检,说明了你们的成绩是很好的,但是我希望你们不要满足于现状,俗话说学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老朽希望你们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进一步努力发扬光大。老朽余文忠 舟中赠言 1980.8.10”

因为短途轮船都是散席,座位少,没有桌子,老先生是把那张信封纸垫在手提包上写的赠言。我接过老先生的赠言,但觉落笔行中带楷,遒劲有力,古朴雅致,很是喜欢。我不知道老先生是不是书法家,但今天看起来仍觉其书写之优美,很有大家气象。

因为那时通讯条件有限,加之我们又不好问老先生的通信联系方式,此别后,再也没有联系。40多年过去了,算来余老先生应该在110岁左右,不知尚在人世不?但这张“舟中赠言”我一直保存在身边。几十年来,无论是在军校读书、还是在作战部队工作及前往老山作战,以及转业后的数次搬家,我丢掉了不少书籍甚至一些奖状,但都没舍得丢弃这张“舟中赠言”。家人曾经问我,这位老先生既不是高官,也算不上名人大家,为什么对他写的这张纸条这么看重?我想,更多的还是一种情结吧!

是的,余老先生只是个普通的文化人,论名头最多也只算个“乡贤”,但在我初出家门之时与他相遇,并得到他作为前辈对后生的真情关爱——善意提醒和美好期待,使我在走进大学(步入社会)之际懂得做学问、做人、做事都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要不断努力,争取不断进步更上一层楼。

心有念想,便逐梦前行。几十年来,每当学习、工作、生活中遇到困难时,我总会不由想起“舟中赠言”,余老先生的话仿佛在给我提醒,在为我加油鼓劲。一路走来,无愧来时之路。



2021年7月2日 星期五(第5577期) 编辑 何一东 美编 秦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