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霞报

从教第一节课

□ 张启贤


我是西南师范学院(现西南大学)物理系69级毕业的老五届学生。2021年,是我走进学校、登台从教50周年。自己从教一生(已退休15年),那些以学校为家,以教师为友,视学生及学生家长为亲人的日日夜夜,桩桩往事都浮现眼前。虽说不上是峥嵘岁月,却也是“三尺讲台是战场,节节粉笔如刀枪”的精彩年华啊!至今真有“从教荣光、幸福一生”的感慨。

1971年9月,我结束了在襄渝铁路工地接受再教育的1年零4个月,又遵从分配到了雅安,又从雅安到了宝兴,再从宝兴来到还未通公路的乡下。时至10月中旬,我和恋人王老师到宝兴时,那“全城仅7盏街灯,点支烟走全城,县革委炒回锅肉全城闻得到香”的打趣,真是现实,更不要说那仅几千人的乡村了。

我们先到了王老师分去的仅有2000人口不到的复兴乡。那是一所“带帽”的初中小学,全校百来名学生,班级人数都是从几个到十几个学生。随后,我便来到陇东小学,这也是个“带帽”初中的小学,只是学生多一点,一至五年级为小学,六至八年级为初中,全校也不到300名学生。到校当天,我便上了从教的第一节课——小学二年级的体育课。

这天,我仅背一小书包于上午11时许走进学校。学校在一高耸的大山脚下,我正为这眼前高危的山崖感到心惊胆战之时,见学校教导主任罗老师在操场上等我。一见到我,他就急忙走上前热情地招呼:“你是张启贤老师吧,欢迎你到我们学校任教。”然后迫不及待地对我说:“张老师,现在是课间休息,下节课马上要上课了,你的住宿等事情待会给你说,现在二年级这个班的体育课老师病了,请你把这节课代上了吧,好不?”我想,这才刚跨进校门,挎包还未放下,就要我马上上课,而且是小学二年级的体育课,真是!我迟疑了一下:“好吧。”心想,反正是到此当老师的,争取一个好的第一印象吧。

上课铃声响了,我接过罗老师递过来的一只口哨,一吹,清脆的集合哨声响起,我大喊一声:“集合!”紧接着,“立正!”“稍息,报数!”在我这个年轻的新老师干脆利索的开场声中,学生们怀着新奇和敬畏的心情,顺从着我的口令排好队。就这样,我开始了从教的第一节课——小学二年级的体育课。

当晚,在教师会上,学校宣布了我的任教工作:六、七、八3个年级(单班)的理化课和六年级的数学。不久又加上了这个班的班主任工作,重担压肩,教师生涯从此开始。


【 图为作者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之际写的书法《向党说说心里话》第一页】


2021年7月9日 星期五(第5581期) 编辑 何一东 美编 秦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