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霞报

我家住在花园里

□ 王大炜


这一生搬过多次家。搬一次,怨一次。总说不再搬了,结果情况一变,还得照搬。一次,老友戏言:“再搬就往‘花园’搬!”果然,被他言中。

新居是一座带花园的底楼。装修前,我去看过两次。当时还看不出个所以然,只认为整个小区大环境不错,是个居家的所在。

2001年,桂花飘香的金秋时节,我们真的搬过来了。国庆期间,亲戚们前来祝贺,往小区一转悠,人人赞不绝口,“哇!好大一个花园哦!”那些孙儿辈更是乐不可支,跳跳蹦蹦在小区儿童乐园和喷水池边。

后花园墙外是一片农田菜地和大片树林,正好与小区环境融为一体,形成一个良好生态网。春天,最先叫的是布谷鸟;夏日,催人入睡的是斑鸠声;秋季,便是惊呼呐喊的“铁爪猫儿”,这是一种叫声奇特的长尾鸣禽,常常栖息于大树顶端,其叫声一声高过一声,一声长过一声。这家伙十分了得,嘴爪尖利,连老鹰也十分畏惧它。这样,墙内墙外鸟声互动,有时“声声慢”,有时“急惊风”,一派“莺歌燕语”、“百鸟齐鸣”。

几年过后,虽然墙外的农田被一幢幢住宅高楼和一条条马路所代替,但小区实在太大了,里面的绿化依旧自成体系,加上各自的私家花园和屋顶花园,小区仍不失为一座生机盎然的大花园。

我家书房外的后花园,老伴栽种的黄桷兰已开满枝头,加上栀子花、月季花,香气袭人,令人心旷神怡。


2021年7月8日 星期四 编辑 何一东 美编 秦朗 (第558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