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霞报

致敬“老报粉”

□ 晚霞报编辑 刘翔


“报粉”、“老报粉”,是我对忠实读者的亲切称呼。这个称呼里没有调侃,而是满满的相知和感恩!

相比二十几年前,我初到晚霞报社时看到的每天一堆读者来信和投稿,目前报社每天只能收到几封从邮政或快递送来的读者来信。但拆开信封,常常情不自禁惊呼:又是一个90岁老人,又是一个读报30年、25年的老报粉……

只有高龄长者还保持着邮寄信件的习惯,他们自豪地将自己的年龄留在名字后面的括号里。想起数年前我们开展的一次读者调查,邮寄调查表到报社的最高龄读者为103岁的一位重庆老人!这是多么美妙的相遇,莫名的感动!

“坚持订阅《晚霞报》是一生一世的选择”,去年11月23日,成都读者、年近九旬的王大炜老人在微信中给我发来长长的一段话,其中就有这么一句。让我感动之余,觉得我们的工作多么富有意义,肩上的责任也是好大。

写到这里,脑海里又浮现出读者们戴着老花镜、手拿放大镜专注读报的样子,一行一行,连中缝和广告都不放过。虽然“老眼昏花”,但若编校有什么问题,仍躲不过他们的眼睛,很快就有电话打进编辑部。接完电话,同事们又不禁要感叹几句,诸如“这些老同志好厉害呀!”

敬畏那阅读本报的一双双布满鱼尾纹的眼睛。陪伴这些活在网络外的前辈,是我们笔耕的意义!

热爱那阅读本报的一位位老读者。去年创刊35周年,报社没有请来高朋满座开庆祝会,而是策划了一个“致敬老读者”的采访慰问活动。派记者上门慰问、采访了16位订阅本报20年以上的老读者代表。去年春夏,记者、编辑和老读者们的一次次相会,都被彼此感动到了!

每天,都有老读者打进报社热线电话。所接读者电话如果是反映缺报,发行部的同志会立即联系补报;有反映问题的,编辑、记者就会视情况做出相应的行动。近年为好几位老人维权成功,大家都很有成就感!

虽然来访者不如以前车水马龙,但如今仍会不时有读者找到报社,不乏八九十岁高龄者,让我们必须善待,必须周到。

如今纸媒式微,报人们增添了不少焦虑。不过还算幸运与欣慰,《晚霞报》还拥有那么多老报粉,能够继续陪伴他们,我们的工作就有意义,脚步仍然坚定!为了视力不济的阅读者,从今年第一期起,本报将正版字号放大到了5号。“感谢你们!”读者热线电话又响起了,“我这下看起来没那么吃力了。”

致敬老读者!愿我们在一起的时光更长、更长!


2021年7月6日 星期二 编辑 何一东 美编 秦朗 (第5578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