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霞报

我和孙儿下乡

□ 杨代军


孙儿给我看了他写的小作文,题目叫《爷爷带我去拾麦》,别看他才5岁,写得还有点味道。读着孙儿那幼稚的文字,我的心情激动不已,不由回想起我带孙儿下乡去的那几个难忘的日子。

当时,正值乡下麦收季节,我从城里探亲归来,恰逢在城里上学前班的孙儿也放假,于是我就带孙儿到乡下的祖祖家。那天下车后,眼前的一切都是新鲜的,满天的云霞、又宽又直的大路、头顶上高鸣低唱的鸟儿,一眼看不到边的庄稼地……那心情、那感受是在城里头所没有的。孙儿激动地说:“真好看。”我告诉他,还有更好的呢!

没走多久,就看见一群孩子在一块麦地里拾穗,我急忙用手一指说:“兜兜,快去!”孙儿脱开我,就跑进了麦地,紧跟着前边一群乡下孩子来回地寻找。不一会儿,一块地已是干干净净的了。孙儿看见别人拾麦穗都是一大把,很不甘心,仍在地里转悠。我走上去将自己拾的一把麦穗给孙儿。他红着脸说:“不要!我自己捡。”看他那认真样,我便教他怎么个拾法:眼睛不能看得太远或太近,太远了眼中无物,太近了只盯住一个……孙儿听得饶有兴趣。随后,我带着他来到了另一块麦地。这下,孙儿很快就拾得了大把麦穗。当我把麦皮搓掉,将一颗饱满、新鲜的麦粒放在他小手心上时,孙儿兴奋得比他考试得了一百分还要自豪。

到了祖祖家,孙儿忙把手帕包着的麦粒送到祖祖面前。祖祖摸着兜兜的头说:“乖孩子,从小就这样爱惜粮食,长大了有出息啊!”“是嘛,祖祖,有首诗说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也许孙儿不完全理解诗的含义,可他这时说得多合适呀!第二天,孙儿便自个儿与乡下的孩子们结伴去拾麦了。

回到家里,妻子摸着孙儿那张被阳光晒黑的脸蛋,数落我:“如今,生活水平提高了,谁稀罕掉在地上的几个麦穗?有那时间,还不如多做几道算术题。”我不同意妻子的看法,两个人争执起来。孙儿在一旁不语,只见他那双圆圆的大眼睛里,带着一种疑惑之光……

半年过去了,孙儿的这篇作文,怎不令我高兴呢,特别是他在结尾时写道:“爷爷,带我到乡下去吧。”我想,孙儿慢慢长大了,带他到那金色的麦地里,到那炽热的阳光下,再去寻找,去拾取,收获一定会更多。于是,情不自禁地写下一封短信:“孙儿,我们一定再去……”


2021年7月13日 星期二 编辑 何一东 美编 秦朗 (第558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