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霞报

母亲的“怕”

□ 唐雅洁


妈妈,您今年84岁了,看您日渐衰老的身躯和耳朵的失聪,加上视力的模糊,我在想那个曾经上得厅堂、下得厨房、说话声音似鸟儿鸣唱的妈妈哪里去了?

每天我们依偎在您身边的日子,怎么说没就没了呢?是穿越吗?不是,是岁月把这一切都带走了。

我记得您跟我说做妈妈的人最怕谁?最怕孩子!我不解,反问为什么怕?妈妈说孩子在你身体里孕育的时候,你怕他生下来是不是肢体健全,智力有没有问题?出生了看到了,是个健康的宝宝,心放下了,又有了新的怕。

冬天怕他冷着,夏天怕他热着,怕他生病,怕他睡不好。到了蹒跚学步时,陪他迈出人生的第一步,但是却怕他跌倒。上了幼儿园,又怕他与小朋友相处得不好。上学了怕他跟不上老师的节奏。经历了小升初、中考、高考,人生的每场考妈妈都怕。

大学毕业了,工作又怕孩子压力大。好不容易结婚了,可是接下来又有新的怕了。

如今我做了外婆,妈妈成了曾外祖母,这种循环往复的“怕”,正在一代代的母亲身上传承着,那份爱,爱得无私。这是母亲独有的“怕”,也只有母亲把“怕”字演绎得如此精彩。


2021年7月15日 星期四 编辑 何一东 美编 秦朗 (第5584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