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霞报

女红军,不怕远征有多难

□ 南港


女红军,是中华民族历史上光芒闪耀的伟大女性。她们既是伟大的母亲,也是中华民族的优秀女儿。来自万源县的女红军谢玉清,就是其中的一位代表。她在都江堰市土桥乡生活了整整80年。

剪个毛盖 毅然踏上长征路

谢玉清,1912年7月出生在四川万源县一贫苦农民家中。1932年10月,红四方面军总指挥徐向前率主力西征入川,翻越大巴山,来到谢玉清的家乡,在她家旁边的院子里建立了苏维埃政府。

红军队伍官兵对人和气,说快板书,唱花鼓戏,还帮老百姓种田。她想,要是自己能当上红军,那该多好!于是,她便起早贪黑,帮助红军刷标语、洗衣服、洗绷带、护理伤员。

一天,谢玉清正向红军班长闹着要参加红军,指导员吴志德走了过来,问她年龄,她学着红军战士的气势高声回答说:“报告首长,21岁了!”“要是男娃就好了。”吴指导员随口说了一句。

“脚不缠,发不盘,剪个毛盖变红男,当上女兵杀敌人,跟上队伍打江山。”过了几天,谢玉清又强烈要求加入红军队伍,吴指导员被感动了,赞许地点了点头。谢玉清从此便成为了一名光荣的女红军战士,村里的青年男女闻讯也纷纷报名参军。

1934年6月,四川“剿赤军”总司令刘湘发动了万源大战。一时间,万源县枪声大作,炮声轰鸣。红军经过艰苦卓绝的战斗,终于取得了胜利。但国民党军队并不甘心失败,对红四方面军继续进行围追堵截。谢玉清和战友们夜间在偏僻小路上行军,白天在深山丛林里休整。她看护伤病员、搞宣传,脚肿了又消,消了又肿。

谢玉清所在部队不知翻过了多少座山、越过了多少道梁。途中一天一小仗,三天一大仗,她穿行在战火中救伤员、抬担架,帮助消毒,包扎伤口。战斗结束后,又忙于采草药、找野菜,虽然艰苦,但她内心始终保持着革命的热情。

激战板桥 留在汶川治伤病

板桥关地处松茂古道上的咽喉地带,属灌县到汶川、茂县、松潘、理番(理县)路上最险要的关隘之一。为了阻止红军攻打灌县,进入成都,国民党派重兵修筑雕堡,在板桥关口安营扎寨。1935年5月23日,谢玉清所在连参与攻打雁门关,歼灭敌人4个营,占领了威州后,在板桥关与国民党李家钰部开战,激战74天。

谢玉清不仅以高昂的热情为战友们鼓劲加油,还冒着枪林弹雨为受伤的战士包扎转移。在汶川经过5次大的残酷战斗,谢玉清多处受伤。

她和伤员们简单处理了伤口,拄着木棍,蹒跚着继续跟随部队前进。由于伤口严重发炎,还发高烧,指导员便劝谢玉清留在当地养伤治病。她怕耽误部队的行军速度,听从了安排,接过指导员给她留下的几个银元,挥泪作别,留在汶川一位老乡家。老乡在山溪悬崖上采来中草药,为她熬药治疗,效果明显。伤病好转,她一边帮老人家干力所能及的农活,一边打听红军的消息。

都江堰 红军精神代代传

谢玉清想,红军可能往成都方向去了。于是,她约上几位同样因伤留下的女红军,踏上了寻找红军之路。

半个月后,好不容易到了都江堰鱼嘴上方的韩家坝,却得知红军并没有到成都。失望和无奈让姐妹们不知所措。她们商量后,依依不舍,各奔东西。谢玉清到了土桥清流村二组阚家寺,之后成了家。

没能找到红军,但红军的信念、坚韧、乐观和善良,仍然深深刻在她的心底。

2001年,都江堰市民政局正式认定:谢玉清是流散红军!离开红军65年,谢玉清终于找到了组织!2012年7月29日,谢玉清百岁寿辰,邻里亲朋、各界人士纷纷前来祝贺,聆听她平凡而又传奇的红军故事。

2015年,103岁的谢玉清平静离世。


来源:晚霞报2021年12月24日 星期五 总第5672期 编辑:何一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