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霞报

窗前,那一剪寒梅

□ 温 月


凛冽的寒风又刮来一个万木萧疏的冬天。水仙谢了,金菊凋了,书桌上的青瓷花瓶孤独地立在窗前。瞅着它,我也不禁有几分怅然。

一日,漫步街头时,相遇卖花人。那一枝枝傲立寒风、含苞待放的腊梅,蓦然激起我的莫大欣喜。尽管价钱不菲,且“还价”无果,我亦在所不惜,“慷慨”解囊,买下一剪,匆匆赶回家中,将其插入瓶里。

但见这梅,枝丫苍劲,金蕾似豆,虽无绿叶相扶,仍是颇见精神。在窗外铅灰色的冬云映衬下,透溢着盎然生机。“读”着这并非墨染色渲,然而却气韵生动,鲜活在眼前的“腊梅含苞图”,不由想起了宋人黄庭坚的诗句:“金蓓锁春寒,恼人春未展。虽无桃李颜,风味极不浅。”观梅品诗,竟牵出悠悠遐思:似闻桓伊清洌婉转的《梅花三弄》;似见关山月热烈奔放的《红梅报春》……人一驰神往间,不觉淡漠了疫情的困扰,忘却了尘世的纷繁。

这些年,因了温室大棚的普及,栽培技术的进步,逆时盛开的鲜花已不稀罕,不但将原本单调的冬天装饰得五彩缤纷,亦为人们的生活增添了缕缕春的温煦。然而于我,总觉得温室“娇生”的花儿少了几分本原的精气神,故不甚欣赏。但对傲立山野地头,沐雪浴霜,无畏严寒而应时怒放的腊梅情有独钟,因而每至冬季,家里或许不见鲜花的绚烂悦目,却定会有腊梅的馨香入怀。

某日晚,我正伏案“码字”,忽嗅一缕馨香袭来,直沁心脾。遂抬目探视——呵,腊梅开了!那朗朗疏枝上,花蕊点点绽放;灯晖斜照,俨若金星闪闪烁烁。望窗外,一勾淡月昏黄;看窗前,一剪梅影俏丽。寻常斗室一间,居然生发出了这般的诗情画意,自是令我慨叹不已。

玩味着一剪寒梅吐露的浓浓意蕴,我又在电脑里找出了电视剧《一剪梅》的歌曲视频,鼠标轻轻一点:“真情像梅花开过,冷冷冰雪不能淹没,就在最冷枝头绽放,看见春天走向你我……”伴随阵阵梅香,深情的歌声悠然而起,宛如淙淙春水款款流淌,“长留心间”。

幽夜,勾月,俏梅,佳曲,浑然于一体。我醉了,沉醉中我忘却了冬的严寒。


来源:晚霞报2022年1月6日 星期四 总第5679期 编辑:何一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