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霞报

“陪友”老颜

□ 石维明


我和老颜的相互称呼很怪,我喊他“颜大爷”,他喊我“兄弟”。我们因为在同一个病房陪护病人而成为“陪友”。

老颜年近60岁,系郊区菜农,身体硬朗,饱经风霜的脸上刻满了皱纹。他陪护的是他的亲家。我说:“颜大爷,你确实少有,在成都市恐怕都看不到第二个‘亲家当陪伴’的例子。”老颜正儿八经地说:“亲家的老伴也在生病,亲家的儿在外地,亲家的女也就是我儿媳要带两个娃娃,我儿也就是亲家的女婿,飞来飞去出差,请不到假,莫法,只有本亲家亲自上阵了,也不晓得这种陪伴可不可以写进那个‘吉尼斯’……”

老颜对我说:“兄弟,你娃真是孝子,把老把子(父亲)照顾得巴巴适适,你老把子健旺哟,都90多岁啦,高寿有遗传,你娃活90岁也莫得问题。”

我更正说,我陪护的是我外公。老颜啧啧几声道,那你娃不是孝子,是贤孙。

老颜常在病房里喝小酒,喝了小酒就哼小曲,有一次哼的是:“世人只有亲家好……”看见他的病人目不转睛竖起耳朵听,老颜就对他说:“是不是只有亲家好,你表个态嘛。”病人在床上无声地眨了几下眼睛。老颜喜笑颜开地给我翻译“他的意思是,同意我的观点。”

老颜亲家的病很重,我从来没听见他说一句话。老颜和他的交流方式很特别,老颜做出各种动作,病人用眼神作出肯定或否定的表示。比如老颜把水杯递过去,病人无动于衷,老颜再递上尿壶,病人仍然无动于衷,老颜再递上口痰杯,病人眨眨眼睛,这下老颜知道,他要吐痰。又比如老颜递上苹果,病人没应,又递上橘子,还是没反应,最后举起挂面,病人眨眨眼睛,老颜终于晓得,亲家想吃面条。

老颜常有妙语,有时他出去一趟回来,看见病床上很凌乱,就一脸严肃地说:“简直是夹皮沟!”某次他揭开病人的被子,夸张地叫了声:“嘿,地雷!”原来病人失禁,大便拉在床上啦,老颜立马着手清除“地雷”,动作绝对麻利。

有一天晚上家里来人换我回去休息,我没在病房。第二天早上我去时,发现邻床空空如也,老颜和他的亲家无影无踪。随后我得知,老颜的亲家昨晚已去世。老颜不再出现,我突然感到一种失落。

没想到,过了两天,老颜又来到病房,眼睛红肿地说:“兄弟,我专门来给你娃打招呼哈,我的任务完成了!”我看他的样子,似乎想给我来个俄罗斯礼节,但最后只是含含糊糊地拍拍我的肩膀,转身悄悄地走了……


来源:晚霞报2022年1月6日 星期四 总第5679期 编辑:何一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