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霞报

成都平原两个石羊的传说

□ 郑光福


成都平原上有两个石羊场,一个在城南5公里的武侯区石羊乡境内,一个在距都江堰市南10公里的石羊镇,两处都因发现一个石刻羊得名。而传说中武侯区的石羊是头母羊,都江堰的石羊是头公羊,且还是一对活羊呢!

相传,古时候川西坝的成都石羊场一带水草丰茂,居住在这里的百姓靠喂养羊儿度日。一年,都江堰西山涨大水,把成都平原淹得人烟稀少。石羊场这地方只剩下放羊人和一公一母的小羊羔了。久之,羊会人语;久之,草被吃光。放羊人不忍心将心爱的羊儿杀来吃,便对两只羊说:“你们往西山跑吧,留在这地方只有饿死!”然而,这对羊就是不离开主人。一天,大雨不断,羊也饿得“咩咩”直叫。放羊人不愿见到羊儿饿死,便举鞭使劲地抽打。终于,那头公羊受不了皮鞭之苦走了,而母羊仍不忍心离开主人。

1982年,我到城南石羊场工作一年,乡里人把我带到丰收八队保管室,看了他们上世纪70年代从沟里挖出的一头石母羊。说来也巧,那跪伏的母羊肚子上的痕迹,还真像传说中放羊人抽打的“鞭痕”呢。

后来,我又到都江堰市采访。当地人提起当地石羊镇的石羊,说是从成都跑来的一头“公羊”变为石头而来。我找来一份1980年12月编写的《灌县石羊概况》,上面写着:“石羊镇位于灌县城南20里,该场汉代始建,名为竹瓦。清代乾隆年间该地出一石羊更名石羊镇。”

对成都石羊场的石羊又有何记载呢?《华阳县志》说:“前清中叶,第二区曰石羊镇,所辖有石羊场、白家场、华兴场、永丰场、望仙场、文显场、双华场”“关帝庙在石羊场,康熙丙寅一六八六年建”。

我观两只石羊,线条是那么流畅、古朴、娴熟,具有汉代风格,不是墓前遗物,便是庙前遗物。而千百年来,善良的川西坝子百姓们,给这对石羊赋予了美好的传说,让石羊“活”了起来。


来源:晚霞报2022年4月21日 星期四 总第5734期 编辑:何一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