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霞报

母亲的好友

□ 王 斌


早在生产队时,母亲和赵孃就是无话不说的好朋友了。我家从小镇搬迁到城里居住已有20年,可母亲和赵孃依旧常常联系,关系非常亲密。

每年初夏时节,母亲都要回小镇一趟。一来回小镇看看她的自留地,更主要的,还是要找家住小镇、多时不见的赵孃摆摆龙门阵。在赵孃家吃了午饭,两人还要一起到地里扯回青豆剥青豆米,蒸嫩玉米馍馍。直到晚上在赵孃家吃了新豆渣菜就嫩玉米馍馍,母亲才不慌不忙地坐公交车返回城里。

每次母亲离开小镇时,赵孃总是要往她的包里塞点东西。或是十多个自家母鸡下的鸡蛋,或是七八个嫩玉米馍馍,要不,就是半截老腊肉。赵孃每次送东西,母亲心里是不乐意的,可赵孃还是照送不误。一次,母亲从赵孃家里出来,人都已经上公交车了,才发现大背包里鼓鼓囊囊的,拉开一看,原来是半截用报纸包着的腊肉,也不知赵孃是何时放进去的。

每次,赵孃来到城里,母亲又成了主人。前年春天,赵孃在田坎上滑了一跤,摔伤了左腿,在城里的中医院住院治疗。母亲知道后,当天上午就买了一只母鸡,炖好鸡汤,到医院去看望。此后,母亲每天都要抽空到医院去探望赵孃。赵孃在中医院住了近半个月。出院那天,赵孃拉着母亲的手,说:“老钱,这次真的太感谢你了。”母亲把手一伸,说:“东西呢?拿来。”开着玩笑,两个人都笑了。

去年夏天,赵孃风湿病又发了,在医院扎了一段时间针灸,整个人的精神头也明显地萎靡了不少。赵孃来家里找母亲摆谈。一见面,母亲就说:“咋,你这是秋天的茄子遭了打头霜么?”只一句话,就把闷闷不乐的赵孃逗笑了。两个人越说越热乎,最后约定一道就近出去旅游一下……

母亲和赵孃,两个老朋友,一对好姐妹。


来源:晚霞报2022年4月26日 星期二 总第5736期 编辑:何一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