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霞报

欢乐游戏伴童年

□ 易春容


小时候,跳房、踢毽子、跳绳是女孩子的主打游戏,虽然简单原始,却让人难忘。

跳房

邀约三两小伙伴,找一个平坦地,,画“房”没有粉笔就用山上的白石头。

有时约不到小伙伴,就独自跳个寂寞,也是暗自操练。待到驾轻就熟,就找小伙伴来一较高下,看谁跳得又快又稳,最厉害的是顺跳和反跳一气呵成。技不如人的或说鞋子不行,或说状态不佳。过两天,她一定会召集再比。她的一伸一跳,一收一立,都大有长进。于是输方又约下一轮。几轮下来,个个是高手。

夏秋季,小伙伴们光着脚板跳。有新塑料凉鞋就穿着跳,显“洋盘”呗。春节期间,跳房不仅比技艺,还比新鞋。大人们闲了也来看热闹。有人爸爸是工人,家里买得起灯芯绒,妈妈做的鞋子别致。你看她站在房前,曲腿下蹲,高高跃起,“嗖”地落在第四格,鞋面上的红点像花儿一样,亮晃晃的,特别诱人。

踢毽子

想踢毽子,要先做毽子。奶奶针线篮里往往有一两枚“宣统通宝”或“同治通宝”的铜钱。找一块大红灯芯绒布缝一个毽座。公鸡颈毛是做毽子的标配,尾毛挺拔,有别样的红或闪亮的绿。

村子里漂亮公鸡早让女孩子瞄上千百遍了。农村杀过年鸡有个习俗:杀七不杀八。腊月二十七上午,小姑娘早守在杀鸡现场。毽子插成,先到院坝踢几脚。要比试也找高手。小伙伴里最厉害的,可以一次踢几百个,花样也层出不穷,后跟踢、背手抛、旋转踢、旋转抛几种姿势交替,让你眼花缭乱。

春节时,村子里踢毽子厉害的姑娘和大妈也来寻找儿时光景。男孩子和大男人们站在旁边看,踢毽子的人就更得劲。

跳绳

秋收后,田野里耸立着的稻草人晒干了。姑娘们趁大人赶场或在地里忙,拖出稻草,藏到僻静处紧张地编草绳,好似在比赛。先把一头部绑结实,然后分两股搓或三股编。边编边续,一根长长的绳子就诞生了。好绳子的标准是光滑匀称、紧密一致。保管得好就可以跳到来年。4股绳能编的少之又少,可不比平时编辫子。

短绳自舞自跳,或一人先跳,另一人看好时机钻进来。随着舞动的节拍,两人默契地跳很久,踩绳就不行。跳绳的小姐妹长大了各自嫁人。见面就说:你跳绳时两只小辫子哒哒地挠我前额,她一摇一晃的最碍事,大妹额前留海凝成三撮,我们管叫她“三毛”……

小时候的游戏还有很多,人生大舞台,就像童年的小游戏,它像跳房一样中规中矩,又像踢毽子一样起起落落,也像跳绳一样翩翩起舞。


来源:晚霞报2022年5月6日 星期五 总第5741期 编辑:何一东